<optgroup id="5dld7"><tt id="5dld7"></tt></optgroup>

      <object id="5dld7"></object>

            <i id="5dld7"></i>

            <delect id="5dld7"><rp id="5dld7"></rp></delect>
            <optgroup id="5dld7"><del id="5dld7"><tr id="5dld7"></tr></del></optgroup> <rt id="5dld7"><sub id="5dld7"><code id="5dld7"></code></sub></rt><i id="5dld7"><span id="5dld7"><small id="5dld7"></small></span></i>

            <delect id="5dld7"><rp id="5dld7"></rp></delect><nobr id="5dld7"><tt id="5dld7"><p id="5dld7"></p></tt></nobr>

              <object id="5dld7"><rp id="5dld7"></rp></object>
              <optgroup id="5dld7"></optgroup>

              <object id="5dld7"></object>

                  <object id="5dld7"><rp id="5dld7"></rp></object>
                  <thead id="5dld7"><del id="5dld7"></del></thead>

                  <optgroup id="5dld7"><tt id="5dld7"><tr id="5dld7"></tr></tt></optgroup><delect id="5dld7"></delect>
                  加為收藏 | 設為首頁 |  | English

                  山橋人永遠的懷念

                  [日期:2018-04-23] [字體: ]

                  ——憶王盡美在山海關鐵工廠組織領導工人運動

                  中鐵山橋集團有限公司黨委

                  燕山腳下、渤海之濱,萬里長城的東起點老龍頭所在地的古城山海關,有一個1894年建立的企業——現在的中鐵山橋集團,85年前的山海關鐵工廠。在這個有著114年歷史的中國歷史最久的鋼梁鋼結構和鐵路道岔制造企業里,有一個綠蔭掩映、鮮花燦爛、噴泉涌流、干凈整潔、四季常青的青年花園,革命先烈王盡美的漢白玉塑像坐南面北佇立其間。員工們上下班以及來來往往的人們,都從他的眼前經過。每當走過他的面前,人們都往往要駐足停留一下,懷著景仰的心情凝望著這位我黨的早期領導人、秦皇島地區黨組織的創立者、京奉鐵路工人大罷工的組織者和領導人。每當“七一”、“五四”等節日,山橋的黨員、團員和青少年,都要來到這里,瞻仰先輩,舉行黨、團或青少年活動。85年來,王盡美的形象和他的革命精神深深扎根在山海關這片熱土,也深深根植在山橋人的心中。在建黨87周年之際,我們山橋人又不由得思緒滾滾,回想起王盡美在山橋、在山海關組織領導工人運動那崢嶸歲月里的風風雨雨。

                   

                  那是19228月下旬的一天,一位名叫劉瑞俊的24歲青年,來到山海關鐵工廠當了一名學徒工。他就是我黨創始人之一、時任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副主任的王盡美。當時,他剛剛參加完7月在上海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此次來山海關是受我黨北方領導人李大釗的派遣,特地前來組織和領導京奉鐵路工人政治經濟大罷工的。

                  山海關是明長城的東北起點,因其倚山連海,故得名山海關,自古即為軍事重鎮,素稱京津門戶,是聯系我國東北、華北的重要樞紐。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作為京奉鐵路的樞紐、聯結東北華北的咽喉要道以及當時臨榆縣的政治經濟中心,山海關是北方鐵路工人聚集的重要地區之一。當時的京奉鐵路山海關鐵工廠是清政府投資的全國最大的生產鐵路橋梁的工廠,這里的1000多名產業工人,勞動強度大,工作環境差,并深受英國資本家和中國封建把頭的雙重壓迫和剝削,加上戰火的洗劫,常年掙扎在水深火熱之中,生活非常困苦。1922年直奉戰爭后,為使雙方軍隊脫離接觸,雙方協議都不在山海關一帶駐防。因此,在這個既有重要的地理位置、又有良好的群眾基礎、而反動統治又相對薄弱的地方開展革命活動非常有利。早在192110月,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北方分部就派中共黨員、長辛店工人俱樂部委員楊寶昆來山海關鐵工廠以鐵匠身份作掩護開展革命活動。這是中國共產黨派入秦皇島地區的第一個共產黨員。在楊寶昆的秘密宣傳、組織、引導下,山海關鐵工廠的工人不斷覺醒,工人活動逐步展開,不僅以學文化為名辦起了工人夜校,還利用軍閥吳佩孚“保護勞工”的騙人口號,經過斗爭,爭得路局和縣衙的批準,于1922815日在山海關南門外福慶里成立了山海關京奉鐵路工友俱樂部,不僅使京奉鐵路工人有了自己的群眾組織,也為我黨領導和開展工人運動創造了條件。

                  工友俱樂部成立后,除組織工人開展娛樂活動外,還組織領導工人開展了反對封建把頭的斗爭。但由于領導力量弱,組織不健全,加上廠方的阻撓搪塞,斗爭收效不大。

                  王盡美一到山海關,就來到南關慶福里,與工友俱樂部的領導人楊寶昆接上了頭。楊寶昆向他匯報了有關山海關鐵工廠工人運動工作和工友俱樂部工作等各方面情況,兩人就如何按照黨的指示深入開展工人運動進行了認真的研討和分析,制定了全面的工作計劃。

                  為了便于開展工作,真正同工人融為一體,王盡美不僅在車間和工人一同勞動,而且還先后住在了工友魯懋堂和李耀東家里。只有楊寶昆等少數人知道王盡美的真實身份,廣大工人只道他是鄭州來的劉委員。王盡美常常與工人談心,并利用俱樂部辦的工人夜校以上文化課為名,向工人宣講革命道理,通俗地講解馬克思列寧主義,在工人骨干當中秘密介紹俄國十月革命后工人當家作主的情況,啟發工人的政治覺悟,號召工人們破除狹隘的幫派成見,團結起來形成力量,掌握自己的命運。

                  當時,山海關鐵工廠工人中分天津幫、唐山幫、南皮幫、塘沽幫,幫派觀念嚴重地影響工人的團結。王盡美深知,這個問題不解決,就很難領導工人贏得斗爭的勝利。在夜校,他問大家:“資本家剝削那個幫?”工人們說“那個幫都剝削!”他又問“我們反對哪個資本家?”工人們說“資本家都是一個味,都要反!”王盡美就對大家講,“天下的勞苦大眾都是受資本家壓迫的無產階級,只有整個階級的團結,才能戰勝實力雄厚的資本家階級。”他還用本廠的實例教育大家說“趙壁是天津人,仍然壓迫天津人。你們俱樂部委員佟惠亭也是天津人,他和大家一道反趙壁,不但一個廠的工人不應該分幫分派,就是秦皇島、唐山、長辛店的工人都應該團結起來,才有力量。”王盡美的話,有理有據,說的工人心里熱呼呼的,大大提高了工人們的階級覺悟,不僅幫派問題基本上解決了,工人們還認識到了許多以前不明白的道理,知道了工人就應該抱成一個團兒,消除幫派間的成見和分歧,齊心合力同剝削自己的資本家、封建把頭斗;明白了社會財富是工人和農民創造的,工人應當掌握自己的命運,應該有自己的權利,不能由資本家任意宰割;明白了工人受苦受累受窮不是命里注定,而是資本家剝削壓迫的結果,等等,使黨開展大規模的工人運動擁有了廣大工人的思想基礎。

                  為了加強黨的力量和黨對工人運動的領導,王盡美與楊寶昆于9月份發展工人積極分子劉武、佟惠亭加入了黨組織,同時建立了秦皇島地區第一個黨小組,楊寶昆任組長。王盡美代表中共北方區黨委直接領導這個黨小組工作。之后,黨小組不斷培養吸收工人骨干入黨,使黨員隊伍不斷擴大。短短幾個月,秘密黨小組的成員已達15名。

                  根據當時的形勢和需要,王盡美領導大家制定了黨小組的任務:秘密發動群眾,通過俱樂部把群眾組織起來,舉行罷工,打倒工賊,反抗軍閥。

                  山海關鐵工廠的工人長期受壓迫和剝削,不滿情緒積聚多年,在國內工人運動第一次高潮的影響下,反抗情緒空前高漲。王盡美抓住有利時機,因勢利導,促使秦皇島地區的工人運動率先在山海關鐵工廠興起。

                  首先,王盡美組織工人進行了反對封建把頭趙壁的斗爭。

                  趙壁是山海關鐵工廠的總管,大封建把頭,心毒手狠,常常欺壓工人,總是想方設法克扣工人工餉,吃“空額”。工友俱樂部成立后,楊寶昆、佟惠寧、景樹廷等委員曾聯名寫狀子,控告趙壁營私舞弊、欺壓工人。當時正是長辛店工人罷工勝利不久,設在天津的京奉鐵路局怕把事情鬧大,迫不得已答應把趙壁開除。但廠子里英國總管包孟、工程師陳宏經對趙壁百般袒護,開除趙壁的批文下來后,廠方嚴密封鎖,拒不執行,反把去天津送呈狀的景樹廷開除了。王盡美召集俱樂部委員們分析,認為廠子的作法,屬于欺上瞞下,既怕鐵路局知道又怕工人知道,因而決定:一方面派景樹廷、佟惠亭上天津繼續告狀,一方面在山海關廣為宣傳京奉鐵路局已經批準開除趙壁的消息,給廠局雙方施加壓力。不久,鐵路局派人前來督辦,于914日公開宣布把趙壁等幾個工頭開除。

                  工人們在王盡美領導下進行的反對封建把頭的斗爭旗開得勝,顯示了鐵工廠工人的初步覺悟和自身的力量,不僅鞏固了工人組織,還振奮了工人精神,讓工人弟兄一下子就挺起了腰桿。大家覺得王盡美和工人心貼心,真正為工人辦事,斗爭又有辦法,對他更加尊重和敬仰。

                  反趙壁斗爭勝利后,王盡美領導黨小組成員會同工友俱樂部成員還著重抓了健全工人組織的工作。他們在工人中普遍建立十人團,十名中有一名干事,每個車間有一名委員,工廠設廠方委員會。俱樂部有總干事,俱樂部委員分頭負責,總負責人是委員會選出的委員長、副委員長。此外,還由年輕精干的工人組成糾察隊,車間有分隊長,俱樂部設總隊長。他們響應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的號召,在工友俱樂部的基礎上成立了京奉鐵路總工會山海關分會,并給會員頒發了工友俱樂部證書。鐵工廠的工人組織經過整頓,集體力量迅速得到了增強,真正成了堅強的工會組織,為展開大規模的斗爭做了組織上的準備。

                  山海關鐵工廠的工人告倒趙壁等人之后,趙壁的余黨串通陳宏經企圖報復。有一天,佟惠亭上廁所超過三分鐘,一張布告就把他開除了。俱樂部副委員長景樹廷被開除的問題還沒有解決,現在又把委員長開除了,明顯是對著俱樂部來的,想搞垮工人這個自己組織起來的團體。工人們非常氣憤,聚集在俱樂部門口,要求俱樂部出面,讓廠方收回成命。

                  王盡美看到這個場面非常高興,他感到山海關工人已經有了一定的階級覺悟,可以和資本家進行一次大的較量了,應該及時地把這場斗爭引導到改善生活待遇和爭取工人基本權利的目標上來。于是,便和俱樂部委員商量決定按長辛店的路子走,先向廠方提出佟惠亭、景樹廷復職,開除陳宏經,增加工資,節假日發薪,家屬發免票等六項要求,如果不答應,就組織罷工。

                  王盡美親自草擬了電信稿,發到各報社和黨領導的各工會,立刻得到各地的聲援。聲援和贊賞的電報、信件紛至沓來,各報也以醒目的標題登了電信稿。上海《民國日報》的標題是“山海關鐵路工人罷工醞釀,監工虐待工人被徹差,余黨開除代表激發反響”。京漢鐵路總工會回信說“你們的舉動,不但是為你們自己計,亦是為我們全無產階級爭體面爭光榮哪,所以我們亦準備十分的力量,等到關節,一定要首先援助的。”山海關鐵工廠的工人們看著這些聲援的電報、信件和報紙刊登的文章、報道,不由得高聲宣讀,奔走相告。工人們更加深刻理解了“天下工人是一家”的道理,更加堅定了堅持斗爭的決心和信心,同時也更加欽佩王盡美的智慧和才干。

                  工人提的條件送給了天津鐵路局,卻一連幾天不見動靜。王盡美和俱樂部委員商量,決定召開露天大會,進一步把工人動員起來。

                  925下午6點,鐵工廠北門外的空地上擠滿了工人,“不下數千人,車房工人也歡躍加入,形勢愈加嚴重”。王盡美和俱樂部委員們出席了大會,大會推舉佟惠亭為主席。工人們對佟惠亭高喊道:“哪個敢開除你!你是我們的代表,開除你便是開除全體,我們死不承認。”佟惠亭深受感動,他沖大家說:“大家既推我做事,我赴湯蹈火也不敢辭。”便做主席主持了大會。唐山代表發表了支持的演說后,王盡美作了演講,他說:“我們工人是創造世界的,為什么反被人家賤視?要知一切幸福,非由生命熱血換不來的。我們團結起來,誓死力爭,沒有辦不到的!如今當局不允我們的要求,就是想看看我們的實力。我們再不起來奮斗,怕是沒有得到好的日子了。”“誓死力爭”四個字,頓時變成群眾的口號。工人們紛紛講話,表示“當局再不承認我們的條件,我們就罷工。”并一致鼓掌通過:“委員會有計劃及指揮之全權,全體工友一致遵命進行不懈”,當晚委員會發電報給路局,要求承認工人們的要求,“否則是逼我們罷工”。最后全體與會人員振臂高呼“勞動萬歲”。

                    930日,俱樂部收到路局的一件批復公文,文中對驅逐陳宏經、恢復佟惠亭、景樹廷工作一字未提,對工人最低的經濟要求也沒有答應多少,而且還拿關閉工廠來威脅工人。王盡美決定召開第二次露天大會,揭露廠方的恐嚇和陰謀,做出罷工決定。

                    101日,廠北門的口號聲響成一片,如海的人群中一桿大白旗上寫著“勞工神圣”四個大字,周圍各式旗幟不下百余幅,上面書寫著“驅逐工賊陳宏經!”、“罷工是階級斗爭的表現!”、“誓死斗爭堅持到底!”、“從此打倒奴隸制!”等口號。佟惠亭把鐵路局的批文向大家做了介紹,然后征求大家意見,工人們一起高喊:“罷工、罷工、罷工”。王盡美對大家說:“本廠職員們見我們群情激憤,竟異想天開,拿大話來嚇我們,貼出一張告示來,說我們若罷工,他們就閉門不開廠了。其實,我們勞工運動的終極目的,就是把一切工廠由工人自己管理。他們若閉廠不干了,那正好我們趁此機會收回來自己管理,豈不痛快。”工人們高呼:“好極了”。會上俱樂部提議“當局在三日晚上以前不答應條件,我們大家罷工。”這個提議正對大家心意,會場霎時沸騰,齊聲贊成。大會選出楊寶昆、佟惠亭為代表,帶著工人請愿書再去天津談判。 同時,王盡美與俱樂部的委員們著手組織工人糾察隊開始罷工前的各項準備,每個糾察隊成員的左臂上都系上了一塊紅布。

                  楊寶昆、佟惠亭帶著工人請愿書去天津與路局的談判沒有達到目的。路局一方面搪塞,拒絕條件,另一方面給廠方暗下指令“火速聯絡軍警、準備應付罷工事件。”楊寶昆、佟惠亭立即返回向王盡美匯報了談判結果。王盡美說:“我們早就料到,他們是不會輕易答應的。臨走不是說過嗎,你們是去談判,不是去哀告。是去表達工人的正當要求,揭穿鐵路局的假面具。”然后,他讓楊、佟二人通知工人,按原計劃罷工,并連夜起草了罷工宣言。

                  104早,上班的汽笛拉了好久,但是全廠寂靜,1500名工人都沒有上班,只有工人糾察隊員們在巡邏。工友俱樂部成了工人聚集的地方,門口掛著兩面大旗,一面旗上畫著一把斧頭,一面旗上畫著一把榔頭。工人們看到自己的俱樂部比縣衙門都威嚴,腰板也更硬了。大家走向街頭高呼口號,進行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強烈要求增加工資,改善福利待遇,不答應條件堅決不復工。

                  此時,為更好地工作,王盡美搬進俱樂部吃住。他白天和俱樂部委員們研究問題,向工人發表演說,組織游行,設法解決部分工人的生活困難,說服個別工人克服動搖情緒,有時還要出面對付廠方和軍警的“說客”,忙的常常顧不上吃飯或一邊吃飯一邊工作,晚上,還要寫這寫那。山海關工人罷工活動的函電、傳真、傳單、聲明、宣言和新聞報道等材料都是他趕夜完成的,為此他常常徹夜不眠。由于王盡美對工人感情深厚,知道他們的疾苦和訴求,而且掌握斗爭的真相,所寫文稿水平高超,切中要害,感人肺腑,深得工人認可、歡迎和贊賞。

                  罷工嚇壞了帝國主義資本家、京秦鐵路局、當地憲兵營、縣政府,他們串通一氣,軟硬兼施,威逼利誘,妄圖使工人復工。在毫無效果的情況下,又采取了拖的辦法,遲遲不給答復。

                  為了進一步鼓舞士氣,求得全國各界支持,宣告罷工真相,揭露京奉鐵路局軟硬兼施、企圖收買利誘工人復工的欺騙行為,106日,王盡美為工友俱樂部起草了《山海關工人宣告罷工真相》一文,提出了“不罷工也要凍死、餓死、被壓迫死。如其受辱死,不若奮斗死”,“若當局不容納我們的要求,我們雖死不辱”。宣言同時又增加了“承認俱樂部為正當團體”,“罷工期間工資,必須完全發給”,“罷工事過,無論俱樂部職員和部員,不得借故開除”等三個條件,表達了工人們誓死堅持斗爭的決心。

                  宣言除在山海關城內外廣泛散發外,還發往全國各地。北京、天津、上海等大城市的報紙紛紛刊登了山海關鐵路工人罷工的消息,一時間喚起了全國各界對這次罷工的同情和支持。長辛店、江岸、唐山等地的工人組織,紛紛來人來電來信表示支援,表現了工人階級的大團結。唐山京奉鐵路制造廠工會通電全國,表示“我們為已利害計,為工人階級計,決定13日,當局倘不與山海關工友圓滿解決,我們就與山海關工友取一致行動罷工,盼望各地工友,本階級奮斗的精神,予一致之援助。”為援助山海關工人罷工期間的生活困難,開灤五礦工人捐助一日工資。秦皇島工人俱樂部派代表到山海關,在大會上向全體工人表示“與貴部義同生死,決取一致行動。”

                  這些援助對于罷工工人產生了巨大的鼓舞激勵的作用,正如王盡美說的那樣“更使我們根本覺悟,唯有同階級的人才能生死與共,互相扶持。”罷工工人的斗爭決心從此更加堅定了。但是京奉鐵路局仍然拖延搪塞。為了盡快達到罷工的目的,王盡美同俱樂部成員毅然地決定臥軌截車,迫使鐵路中斷,把罷工斗爭推向高潮。

                  19221098點,王盡美同俱樂部成員一起,帶領著1100多名工人沖上了山海關車站西面鐵路。大家高舉著寫有“勞工神圣”、“堅持斗爭”等字樣的橫幅、旗幟,拉開100多米長的隊伍,義無返顧地伏臥在鐵軌上。工人糾察隊總隊長劉武第一個臥在離火車前進方向最近的鐵軌上。一聲長笛,開往北京的快車駛出山海關車站。列車離罷工工人越來越近,火車的汽笛震耳欲聾,鐵軌在身下顫抖,但臥軌的工人們臨危不懼,視死如歸。隨著一陣刺耳的緊急剎車聲,列車停在了離工人只有十幾米遠的地方。罷工工人截住了開往北京的快車,致使京奉鐵路中斷。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三個小時過去了,四個小時又過去了,臥軌的工人們態度堅決,毫無退縮。這時,路局才不得已同意談判并請出臨榆縣縣長出面調停,擔保三天內給以答復。這樣,工人們才撤離鐵道,讓列車通過。但是,依舊沒有復工,只待路局答復再做決定。

                  1012,在勢不可擋的工人罷工斗爭的巨大壓力下,京奉鐵路局不得不做出決定,回電答復了工人提出的絕大部分條件:“一、陳宏經立時革除,佟惠庭景樹庭二君復職,并將佟景二君停工期間的工資完全發給;二、大禮拜及放假日均發給工資;三、普通的增加工資;四、每年增加工資一次;五、每年有兩星期例假,每三年有兩月例假,假中均發全薪;六、病假有醫生證書者,第一個月發全薪,第二、第三月發半薪,以后停給;七、工人家眷來往車費完全免費;八、承認本俱樂部為正當團體;九、罷工期間的工資完全發給;十、上工后本俱樂部職員或部員不得無故開除。”

                  歷時9天的山海關京秦路工人大罷工,在王盡美的領導下取得完全勝利。工人們奔走相告,欣喜若狂,到處敲鑼打鼓,喜慶的鞭炮燃放了三天。

                  山海關京秦路工人大罷工,是山海關工人在黨的領導下第一次顯示出組織起來進行斗爭的巨大力量,罷工不僅爭得了一定的經濟利益,而且反掉了欺壓工人最苦的封建把頭和洋奴,爭取到俱樂部的正式地位,從而成為京奉路上也是秦皇島地區工人斗爭的第一面勝利的旗幟,為各地的工人運動帶了個好頭,起到了鼓舞示范作用,對周遍地區的工人運動產生了積極影響。而王盡美則在這場斗爭中表現出了卓越的領導和組織才能。之后,王盡美又去秦皇島、唐山等地指導發動了秦皇島港碼頭工人大罷工和開灤五礦同盟大罷工。

                  19231月,京奉鐵路總工會成立,王盡美以山海關鐵工廠工人代表的身份,擔任了總工會的秘書。2月,王盡美組織領導將“山海關京奉路工友俱樂部”籌建為“京奉路總工會山海關分會”。為了進一步提高工人的組織觀念,經他提議,11日山海關京奉鐵路工友俱樂部向全體委員頒發了會員證。會員證石印而成,正面印有山海關京奉鐵路工友俱樂部證書字樣,并寫有姓名、編號和發給年月日,蓋有有俱樂部印章,證書下部還印有標語“世界的工人們聯合起來呵”。證書背面印有《規約》,內容是:“(一)擁護工人的權利;(二)注重對內對外的聯合;(三)實行互助,發展勞動神圣的精神。”

                  工人們領到會員證書都高興異常,認為是無尚光榮。許多人將證書用玻璃鏡框鑲起來擺在屋里最顯眼的地方。雖然歷經磨難,我們今天仍然可以看到用生命保存下來的盧瑞興等人的會員證。面對這一證書,我們的腦海里無不涌現出當年王盡美組織領導山橋工人進行革命斗爭、舉行抗議罷工的風云歲月,無不涌動起對王盡美無盡的思念和深深的崇敬之情。

                  正當工人運動蓬勃發展之際,京漢路發生了“二七”慘案。軍閥對工人運動的鎮壓助長了各地反動派的氣焰,山海關也被白色恐怖所籠罩。一九二三年二月中旬的一天,因遭敵人密報,臨榆縣警察署以涉嫌“赤黨”為由,在王盡美正下班出廠之時,在廠門口將他和楊寶昆、劉武3名黨員抓捕到縣衙。消息傳出,山海關鐵工廠的工人義憤填膺,秘密黨小組集合了400多工人,手持棍棒、鍬鎬涌到縣衙要求放人,否則就“砸”縣政府。在工人們的強大壓力下,縣當局只好當場放人。王盡美3人得到了營救,而時間只過去了2個小時。

                  隨著全國革命形勢的惡化,工人運動進入了低潮。反動政府下令,工會必須一律取消,不然就要封閉。王盡美考慮再三,決定把工會牌子摘下來,工會組織秘密存在,工會所在地作為工人娛樂活動場所。他的建議得到了黨小組成員和工會委員們的贊成。這樣,有秩序地組織了退卻。

                  為了王盡美的安全,黨的秘密小組曾開會決議讓他回北京。但王盡美堅決不同意。他說:“不能公開活動可以秘密活動。只要沒有上級黨的指示,我就要留在山海關和大家一起斗爭。”但實際情況已經不允許他繼續留在山海關了,他的通緝令已到山海關。此時,中央也通知他迅速轉移。面對嚴峻的形勢,考慮到如果繼續留在山海關就很有可能因為自己給黨招致損失,王盡美決定離開。

                  臨行前,他就方方面面的工作向黨的秘密小組做了周密安排、細致部署,并叮囑大伙:“要和農民、城市苦力團結起來呵!”看到他要走,工人們好象丟了主心骨,不少人難過的落下淚來。大家給他湊盤纏,他一分不要,送他禮物,他一件不收。

                  19232月下旬的一個傍晚,風雪交加之中,王盡美在工人們的掩護下,步行離開了山海關……

                   

                  雖然王盡美在山海關只有半年的時間,但他組織和領導的工人運動卻取得了重大的成果,他立下的偉大功勛永放光芒,他播撒的革命火種代代相傳,他的名字,與山橋共存,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山橋人前進。85年來,山橋人在黨的領導下,高舉革命和建設的旗幟,英勇斗爭,艱苦奮斗,贏得了同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產階級斗爭的勝利,贏得了企業的不斷發展壯大。當年的山海關鐵工廠已經發展成為我國制造鋼梁鋼結構和鐵路道岔、大型機械產品的現代企業集團,生產制造的武漢長江大橋、南京長江大橋、九江長江大橋、蕪湖長江大橋已經成為中國鐵路橋梁史上的四大里程碑,南京長江三橋、潤揚長江公路大橋、蘇通長江大橋等世界一流水平的鋼梁鋼結構把中鐵山橋載入了中國造橋史冊,山橋的產品已經銷往世界各地,山橋與20多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長期合作關系,為國家的經濟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85年前的山海關鐵工廠的黨小組現在已經發展成為擁有2000多名共產黨員的企業黨委,山橋的廣大共產黨員和員工,繼承王盡美等革命先烈的遺志,在企業跨越式發展的進程中不懈地努力奮斗著。

                  來源: 作者: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admin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腾讯分分彩